皇冠体育碎冰造雪+管道喷扬“北京冬奥前哨站”蓄势鸟

136.3米赛道4天高效率完成

  2018沸雪国际雪联单板滑雪大跳台世界杯赛本周六将在鸟巢进行,雪道铺设也于11月21日结束,选手11月22日起可入场适应性训练。今年是沸雪落户北京的第9个年头,9年来也见证了中国造雪技术的变革和进步。最早几年,都是从张家口大山里直接拉雪进京,前两年则升级为液氮造雪。今年开始,碎冰造雪进一步优化,辅以管道喷扬技术,4天内便可铺设完一条大跳台赛道,节约成本的同时也大大缩短了时间。

  效率--136.3米赛道4天完成造雪

  作为一项商业赛事,沸雪1993年创立于奥地利因斯布鲁克,单板滑雪选手从40米左右的高处滑行而下,通过大跳台起跳,表演空翻、回转等一系列动作。从今年平昌冬奥会开始,单板滑雪大跳台正式成为冬奥会比赛项目。

  相比其他雪上项目,单板大跳台对北京观众来说不算陌生。2010年起,沸雪落户北京,去年起升级为国际雪联A级赛事,并归入奥运积分体系。今年是沸雪来北京的第9个年头,场地由去年的工体重回鸟巢,决赛阶段将于11月24日晚上进行。

  “最早的时候,我们对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国际雪联把它当成一座大楼在建。”关于大跳台的场地搭建和赛道铺设,北京市竞赛管理中心主任邵晓军称,国际雪联有一套严密的工程设计图纸。

  几年下来,北京方面已能轻松搭建大跳台场地。但为确保铺雪、压雪等环节的质量,组委会仍从国际雪联和沸雪公司邀请了近10名工作人员,驾驶大型机械和测量雪质的工作也都由外方人员负责。

  “他们有成熟的经验,知道要把雪压到一个什么程度。”邵晓军介绍,今年的场地搭建11月6日启动,11月17日全部完工。从11月18日开始进入造雪阶段,11月21晚上全部结束。

  据新京报记者从鸟巢施工现场了解,大跳台整个赛道由南往北横跨整个鸟巢内场,赛道总长度136.3米,起跳区开始高度40.9米,起跳区滑道宽度8.3米,着陆区滑道宽度22.8米。要在4天内完成这样一条赛道的造雪工作并不容易。

  “今年还是采取现场造雪的方式铺设整个雪道。我们先利用国内的专利技术碎冰造雪,然后再分别用两种不同的方法把雪运到雪道的不同部位。”邵晓军介绍的这种碎冰造雪是新研发的技术,去年开始试用,今年进一步优化。

  技术--管道喷扬可覆盖整条赛道

  在鸟巢内场,停放着几辆冷藏车,工人从车里拖出一块块巨大的冰块,塞进碎冰机后,雪花随之飘出。随后,工人们将雪打包,由吊车运送至大跳台的选手着陆区,通过管道运至赛道不同的高度。

  “其实从去年起,我们就开始尝试采用碎冰造雪技术,这一技术今年得到进一步改良。”邵晓军说的“改良”是全新的管道喷扬技术,这一技术通过管道加压,能把雪吹到最高60米的地方,而大跳台的起跳区顶端只有40.9米,管道喷扬完全可以覆盖整条赛道。

  “去年我们是在下面造雪,之后把雪运上去再铺设赛道。今年采取新的技术,皇冠体育,大大节约了人力成本,也节省了施工时间。不仅提高了造雪效率,雪面平整度和松软度也都得到了升级,雪的质量完全符合国际雪联对比赛的要求。”在邵晓军看来,这样的造雪方式另一个优点是时间上更为可控,“我们现在能控制造雪时间,之前造雪慢,得提前几天造雪,最后都化掉了。”

  据邵晓军介绍,铺设单板大跳台赛道的用雪量约为2500立方米,通过碎冰技术造雪大概需要110吨冰。“一台雪炮每天的造雪量也就在百八十方,但我们的需要量是2500方。按工期要在4天时间内完成,每天的造雪量都超过500方。安排雪炮的话,得需要五六台机器同时进行,成本很大。”邵晓军透露,碎冰造雪的优点在于一来时间可控,二来至少节省了1/10的成本,“我们之前也用过液氮造雪,现场把水接上,通过液氮把水变成雪花。但是液氮价格太贵了,整条雪道的铺设大概得用20吨液氮。”

  沸雪落户北京9年,也见证了中国造雪技术的变革。最早几年,采用的是最原始的办法铺设赛道,费时又费力。“我们那会儿都是从张家口把雪直接拉过来,不用造雪,费用基本上也就是一个运输成本。”邵晓军指出,真雪虽然便宜,但也会有这样那样的问题,“雪不是很干净,里面有土渣,显得赛道很花,不好看。”更重要的是,这样做的人工成本太高,需要工作人员把雪一袋袋运上去,之后再给赛道塑性。

  升级--明年赛事或迁至冬奥场馆

  沸雪已在北京举办8年,吸引和培养了不少单板滑雪爱好者。对他们来说,每逢去鸟巢或工体看单板大跳台、听演唱会已成了习惯。

  但从2020年起,这样的情形恐难再现。按照当初与沸雪的十年合作协议,2019年将是沸雪在北京的最后一年。

  当然,也不用太过担心,沸雪到期,国际雪联单板大跳台世界杯有望从2020年起接棒。

  “从我们目前所了解的信息,这项比赛2020年起可能正式成为国际雪联赛事,永久性在某场馆举办,例如首钢,因为首钢园区的场地设施是永久性的。为了充分利用场地资源,在北京冬奥会之后,还是要继续利用这一场地设施和资源,组织举办单板大跳台比赛。”邵晓军同时透露,明年最后一届沸雪赛事不一定会继续留在鸟巢,也有可能迁至首钢。

  2017年初,国际雪联确认单板大跳台选址北京首钢园区,这是北京冬奥会唯一一个位于市区内的雪上项目。这一项目已于今年上半年启动,预计2019年竣工。建成后的单板大跳台场地将永久性保留,这在全球还是首例。

  按照国际雪联的要求,2020年起将对单板大跳台项目进行相关测试。但随着冬奥时间进入北京周期,大发体育,类似沸雪这样的赛事已提前变成了“奥运测试赛”。

  在今年沸雪的各个运行部门,都能看到北京冬奥组委相关人员。“今年我们完全按照奥运标准和模式运行这项赛事,冬奥组委也选派了19名各个运行团队的核心骨干人员参与赛事的筹办。”邵晓军称,这样做的目的一是学习,二是总结经验,为2022年北京冬奥会做准备,“我们现在的赛事筹备工作,实际上也是为了做好冬奥会的测试工作,并准备好承接国际雪联的其他大型赛事。”

  采写/新京报记者 孙海光

  本版图片(除署名外)/视觉中国

相关的主题文章:
LineID